疫情之下就业艰难,我却辞去了体制内的工作

疫情之下就业艰难,我却辞去了体制内的工作

2020年05月19日 12:34:33
来源:有故事的人

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180个作品

作者:周小鱼

图片:网络

影院逐渐开业,学校通知复课,街边的餐馆也恢复了昔日的热闹。在疫情蔓延了近四个月之后,迟到的“春天”似乎终于到来了。

但是无论你承不承认,疫情这只“黑天鹅”留下的影响仍在继续,受到重创的各行各业难以一键复苏,国外疫情仍然严峻,全球化的大环境让所有企业招聘需求降至近年新低。每个人都在心里盘算,手里有多少存款,未来会受到怎样的影响。生活被巨大的不确定性裹挟,千万个在跨年时许下的愿望陷于进退两难的观望和等待。

在疫情长尾影响下,那些关于工作与生活的梦想,还能实现么?

1

“原本谈好的新工作,因为疫情被取消了”

在大部分时间里,Cherry都是一个很重视生活品质的女孩,她喜欢穿小众且有设计感的裙子,习惯每周给自己买一束花,也在精神世界里追寻艺术与美,在各种展览留下足迹。这样的姑娘往往很懂得如何提升自己的幸福感,一个不算缺点的缺点,大概是关注格调胜过性价比。

然而在过去的四个月里,Cherry不再往家里添置任何非必需品,反而收捡出许多闲置的服装,挂上了二手交易平台,也不再关注轻奢品牌有什么最新的设计,而是开始留意各类水果蔬菜多少钱一斤,甚至会每天记录在食材上的花销。

这一切的变化,都源自一次不成功的跳槽。

去年12月,Cherry还在一家互联网家居公司上班,这家公司主要做原创设计家具,小众,独立,在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年轻女孩中颇受欢迎,最初Cherry选择这里,也正是觉得与自己的品味相投。令人羡慕的是,若与动辄996的同龄人比较,Cherry的工作可谓十分清闲,每天除了一两个小时写写策划,剩下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。

然而这种异常的悠闲,或许早就释放出令人不安的信号。“互联网家居行业本身比较边缘,我们这种创业公司又缺少清晰的定位和发展战略,现在销售挺惨淡的,现金流好像也出了问题。清闲,其实就是公司没活干。”

对于一个有职业追求的年轻女孩来说,前景堪忧的公司就像是一艘正在下沉的破船,需要尽快逃离。而12月的第一天,公司毫无预兆地通知全员即将搬迁到郊区,就成了促使Cherry下定决心辞职的导火索,“要搬去的地方实在太远了,都没什么人的那种地方,以后我每天上班要花三个小时在路上。你知道可气的是什么?公司半年前就有搬家的打算了,但是在我入职的时候竟然只字未提。”

被迫接受了搬家的安排,Cherry开始悄悄物色其他工作机会。正值年前,许多公司开始为年后的跳槽季提前招兵。凭借在多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工作经验,Cherry很快收到了几家公司的offer。综合考虑薪资、距离、工作氛围等各方面条件,她与一家知名教育机构敲定了年后入职。“过年那段时间我已经回老家了,每天都过得很闲适,坐等开年完成体检。”她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主动权,甚至想着可以先做着试试,年后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机会。

但意外在到来之前,从不会提前打好招呼。一月底,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,所有人这时才意识到,这不是什么普通流感,而是一场波及全国的战役。

“HR告诉我岗位可能会出现一些变动,当时我隐约感到这份工作可能要凉,但也没往最坏的方面想。”

随着疫情的时间越拉越长,原本以为的短期战役变成了持久战,Cherry开始越发不安,每每与HR了解情况,对方也总是含糊其辞。“没事的时候我会在家看动漫,看《柯南》,但心情始终随着外界各种消息起起伏伏。”二月中旬,Cherry收到确切通知,公司人员收紧,offer取消了。

虽然有所预料,但最坏的消息依然让人措手不及。随着疫情影响的加剧,多数企业的招聘需求明显减少,去年还看不上的那些岗位,如今都成了可望不可及。接连三个月的“空窗期”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账面只出不进——且不论吃喝等生活必须开支,Cherry一个月的房租就要3700元,此刻变成了巨大的负累,长期习惯了“月光”消费,她的手头并没有太多积蓄。

Cherry把希望寄托于每一封求职信,却往往在投出后石沉大海。彼时正值疫情最严重的时期,新闻里,是不断上升的曲线在报道新增感染人数,打开手机偶尔能发现好消息,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坏消息。Cherry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,全球同此凉热。

“如果五月之前还找不到工作,我就准备回老家了。”大学毕业后,Cherry已经在北京工作了5年,这座城市忙碌、残酷,却也只有它能装得下如此多年轻人的梦想。然而一次次的失望后,Cherry决定面对现实,“以前我常常觉得有些事情一定要这样,不这样就不行,现在也会学着调整自己的预期,要么适应外部环境,要么离开。”

所幸,在四月的尾巴,Cherry终于抓住了一家外企抛出的橄榄枝,工资不高,但也不必背负沉重的kpi。若是以前,这样平稳无奇的工作并不是Cherry的首选,但是在经历了这些波折之后,她对待工作与生活的态度变得更务实:“我现在最希望的,就是上班之余有充足的个人时间,为以后继续读书做准备。疫情之后,每一个幸存者都是和死神擦肩而过的人,会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”

2

“哪怕放弃疫情下最安全的体制内工作,我也要离开”

如果说平日里,不同工作之间的区别只在于赚钱多少,如今在疫情冲击下,不裁员且还能正常发工资的工作,俨然就成了洪水中的诺亚方舟。多少人到此刻才发现自己一直站在水里,一旦遇上风浪就是灭顶之灾。

当水里的人拼了命想要挤上船,却发现竟有人主动腾出位置,挥挥手说:“我走了,您请。”

2015年研究生毕业后,赵寻就入职了北京一家事业单位,上班是标准的八小时工作制。与体制外最大的不同在于,即使上班时间内再忙,只要离开单位,私人时间就不会再受到打扰。“其实有时候我们也会‘加班’,但其实也就到七点多吧,当我加完班已经回家躺在沙发上了,在私企上班的朋友可能还没离开公司。”

事业单位工资不算高,但也足以支撑社交娱乐和一些业余爱好。最重要的是,他因为这份工作获得了千万北漂梦寐以求的北京户口,然后顺其自然地买房,结婚。

在老一辈人看来,这俨然是一份理想工作:体制内,稳定,能够平衡工作和家庭。尤其在疫情期间,很多收入更高的工作随时可能面临变动,而赵寻所处的位置就成了旱涝保收的避风港。

然而今年5月,赵寻瞒着父母,向单位提出了辞职。“说实话,那一瞬间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心情很复杂。很多人都觉得,现在形势这么严峻,有份工作就不错了,同事也都很意外我居然会裸辞。”他随即补充,“但是我非这么做不可。”

六年前,赵寻在越南旅行时第一次接触了冲浪。当从小生长在内陆的他第一次站在冲浪板上,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“那种乘风破浪的感觉没有办法形容,好像全世界都消失了,你所有的感官都集中于海浪推动你快速向前,你唯一能想做的事情就是抓住这道浪,享受它。”

自从爱上冲浪之后,赵寻旅行的足迹也一路追随着大海,先后去了巴厘岛、日本、葡萄牙。不方便出国的时候,他一有机会就往青岛和海南跑,在每一片有浪的海域里折腾。

冲浪也许是最极简的运动之一,只需要一块板,就能获得在浪尖飞驰的快乐。久而久之,赵寻也产生了脱离大城市去过极简生活的愿望。

“在冲浪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些浪人,他们的生活完全围绕着大海。有人是开民宿的,有人玩音乐,有人教冲浪课,生活非常简单纯粹,物质和金钱的意义在这里被淡化了,只要拥有一片海就很好。”

然而回到北京,他不得不面对拥堵的交通、空气污染和人群。在单位里,赵寻又必须遵循体制内的运行机制,受到诸多限制。

“我想染个头发吧,不行,太跳脱了;我喜欢骑摩托车,也不敢太张扬,怕自己像个异类;我喜欢的冲浪、滑雪这些爱好,就更没法和同事说了。我媳妇也喜欢出去玩,但是她太忙了,经常加班到半夜,周末也不属于自己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我特别希望和她一起摆脱现在的生活节奏,去享受一些生活本身的快乐。”

去年年末,赵寻与妻子商量好,要在今年春季辞职,去海南过一段时间海边生活。

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今年1月,疫情的突然爆发让大量行业停滞,很多人原本想要辞职的愿望都被迫搁置,甚至做好了屯粮长期“过冬”的准备。面对这样艰难的环境,赵寻和妻子也讨论过多次是否还要离职,但最终他们的决定没有改变。

“疫情确实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,面对不确定的未来,谁都会觉得担心、害怕,我也一样。我在这里工作五年了,离开体制真的很需要勇气。”赵寻说,“我今年已经30岁了,试错空间已经所剩不多,希望在人生‘尘埃落定’之前,能尝试一次过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,不然我才一定会后悔。”

辞职之后如何生活是个问题。赵寻也做了多种计划和设想,希望在保持生活水平的同时,尽可能实现冲浪生活的梦想。“当然,之后的一切都是未知数,但我相信,当你感受到了危机,你也会相应地去努力做一些事情,让自己的决定值得。”

3

“自由职业才让我觉得,自己在掌握自己的人生”

辞职的那天,御小伍还和往常一样穿着公司的文化衫,和同事把未结束的工作交接清楚。归还工卡的时候,他默默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还没毕业,提前退学,各位老板江湖再见,愿都有光明的未来。”正值清明,外面下着绵绵小雨,他的心里并不感到忧郁,只觉得放松和释然。

在此之前,御小伍已经在这家头部互联网公司做了两年多的游戏策划,工作强度不低,待遇也同样不薄。

事实上,游戏是他持续了十余年的爱好。这名游戏少年回忆起曾经玩过的游戏,如数家珍:“最早爱玩的有梦幻西游、dota、CS online、全球使命、战地之王,还有使命召唤5,现在都已经出到第16代了。后来高中开始玩EVE online,经常熬夜玩,连着七八个小时、十几个小时都很正常。有时候写完作业看到军团发邮件说几点开始工会战,我就上线蹲守,一直到凌晨三四点才开打。那会可能精力旺盛吧,第二天上课也不觉得困,暑寒假会玩到更晚。我爸妈有时候觉得我玩太猛了,甚至会把路由器藏起来……”

上大学时,他又自己创建了电竞社,“游戏对我来说就像是陪伴走过各个年龄段的朋友吧,青春期的时候帮着治了中二病,阴郁孤单的时候也总能让我振奋起来。”

在工作和爱好之间,大多数人的困扰是如何兼顾两者的平衡,而御小伍研究生毕业之后,就收到了几家游戏巨头的offer,幸运地让工作与爱好合二为一。

近年来游戏行业风头正盛,他所在的公司又是同行里的佼佼者,薪资待遇让同龄人望尘莫及。

“但是你知道么,当你的爱好变成了工作,其实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。”

以前玩游戏是一种“放纵”,现在当他打开游戏的时候,却常常不自觉地掉进工作的脑回路里——地图为什么是这个形状?时间节奏为什么这样安排?“有一次我玩最终幻想7,克劳德和爱丽丝在第五街区有一段非常甜蜜的约会式的冒险,本来想着可以在游戏里谈个美妙的恋爱嘛,我的脑子里蹦出来的居然是,这个冒险路径为什么要这样设计?”

当然,真正让他决定放弃这份工作的,并不是这些“甜蜜的烦恼”,而是在工作中逐渐发现的大公司病。“团队氛围有点闹心,感觉不是个为了项目往一处发力的地方。团队成员之间有时会为了绩效互相甩锅,而且有些人在公司时间久了,思维固化,很难接受一些创新的想法。”说起这些,御小伍的语气颇为无奈,“后来也来了新老板,但是变革的速度太慢了,我不想等了。”

因为分工不同,有时御小伍不得不陪着同事加班到凌晨,长期保持高强度的工作负荷,也让他产生了“掉出竞争圈休息一段时间”的想法。

恰逢疫情期间,所有员工都按要求在家办公,御小伍忽然体验到了一种更自由的工作方式——每天穿着睡衣,也不必顾及其他人在做什么,桌上摆一杯咖啡就能随时开工,家里的两只猫就卧在一旁睡觉。

“在家办公我觉得贼舒服,而且效率更高。以前去公司,很多人都会先玩玩手机磨蹭一会再工作,过渡一下,但是在家你就会想着赶紧做完手头的事,就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。”在家里工作和生活变成了无缝切换,等待同事反馈的时候也不必守在电脑前,不妨去做个菜,或者玩一把健身环大冒险。也正是在这段宅家的日子里,他坚定了一个想法,要做一份可以在家办公的自由职业,想接单就接单,“那样会觉得自己在掌控自己的人生。”

“结果如你所见,现在我已经是个赋闲在家的待业人员了哈哈。”从频繁加班的工作中脱离,御小伍拥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为自己而挥霍。“每天睡到自然醒,追剧,做游戏主播,也学做饭。我现在会做三杯鸡,西红柿炒蛋也研究出了好几种做法。”享受人生之余,他也开始在网上找教程自学日语和美术,为以后在家接单自由职业做准备。虽然目前还在起步阶段,但他已然朝着梦想的方向出发了。

“如果不投资失败或者购买大件的话,我的积蓄大概可以支撑三年多。”面对疫情长尾影响带来的不确定性,御小伍并没有感到忧虑,“我还在抄底呢,要对经济发展有信心。”

五月以来,天气渐暖,俨然已经是夏天了。街道上,心怀梦想的年轻人,步伐也快了起来。

环亚ag_app下载